永利集团,永利集团全部网址

永利集团-永利集团全部网址
东风习习 新枝绽放
来源:永利集团全部网址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6-03-17   

1959年6月2日晚,周恩来总理在中共邯郸地委大礼堂首次观看邯郸戏校豫剧班演出后与小演员胡小凤亲切握手。(王振国 供图)

1959年8月19日,郭沫若为东风剧团题名。

1959年8月7日,郭沫若在北戴河首次观看邯郸戏校豫剧班演出《穆桂英挂帅》后与胡小凤(前排左一)、张素玉(前排右一)等合影。(王振国 供图)

苗文华(右一)下乡演出,在简陋的化装间化装。(东风剧团供图)

    2016年春节前夕,文化部部长雒树刚专程看望著名戏曲理论家、百岁老人郭汉城,向他表达亲切慰问。
    在郭老看来,雒树刚部长的看望,不仅仅是对他的关心,更是对全国戏曲工作者的关怀与问候。想到近两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戏曲的高度重视,一系列振兴戏曲、繁荣文艺的政策出台,想到文化部扶持戏曲落到实处的具体措施,郭老难掩兴奋。他拿出一封刚刚收到的、来自故交——河北邯郸东风剧团老同志王振国的贺年信,回忆起这个剧团备受中央领导重视而创造的艺术辉煌,情不自禁地向雒树刚部长诉说了自己作为老戏曲工作者的激动与兴奋、期待与希望。
    “这样好的大环境,是戏曲人之福哇,戏曲振兴有望!”
    是什么样的往事让百岁老人如此激动?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曾经辉煌的东风剧团又有着怎样的今天?振兴戏曲诸多措施出台,它还将会有什么样的明天?为此,本报记者专程赶赴河北邯郸,采访了东风剧团。
    风和日暖,今年的春天已悄悄走进古城邯郸。
    地处河北最南端,紧邻河南安阳,豫剧是邯郸最受欢迎的剧种。当年的东风剧团,就是在邯郸专区戏曲学校(以下简称“邯郸戏校”)豫剧班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新中国领导人的“座上客”
    随着新中国的建立,戏曲人的社会地位获得提升,戏曲人才培养也随即进入专业化。1958年,邯郸戏校开设豫剧、平调落子两个班,学员均是来自农村的孩子。
    今年71岁的王振国当年就是邯郸戏校豫剧班的学生。他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搜集、整理东风剧团的相关史料,于2008年、2009年先后出版专著《周总理和娃娃剧团》、《东风史话》。“我成了同事口中的剧团宣传员。”说到此时,王振国爽朗一笑。
    王振国介绍,东风剧团的成名离不开周恩来总理的关怀。1959年6月2日,周总理在邯郸地委大礼堂首次观看了邯郸戏校豫剧班演出的豫剧《穆桂英挂帅》、《盘夫》以及邯郸平调落子团演出的落子剧《借髢髢》。王振国在《穆桂英挂帅》中饰演杨文广。据他回忆,演员谢幕后,周总理走上舞台同演职员们一一握手。在场的河北省和邯郸地委领导同志向周总理汇报:“孩子们学戏才一年多时间,都才十二三岁,能演出十几个戏。”周总理说:“年纪很小,演得很好。在党的文艺方针路线指引下,我们的第二代成长得挺好嘛!”并指示:“让孩子们到北戴河去演出,请在那里避暑的老人们(指一些年纪较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看看这些娃娃,看看我们的新生力量。”
    从这天开始,这些来自农村的“小草根”迎来一个又一个值得纪念和铭记的日子:
    ——1959年8月,郭沫若在北戴河观看了演出,亲笔为他们题名“东风剧团”。从此,邯郸戏校豫剧班正式改称东风剧团。
    ——1959年9月23日,毛泽东主席到邯郸视察工作时观看了演出,当即指示让他们到北京去,向国庆十周年献礼。
    ——1960年,当时属高标准建设的东风剧场落成。
    东风剧团后来多次在中南海怀仁堂、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北戴河等地演出,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亲切关怀与接见。
    翻开《周总理和娃娃剧团》一书,为东风剧团成长付出心血的文化艺术名家映入眼帘——郭沫若、老舍、曹禺、田汉、阳翰笙、张庚、郭汉城、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杜近芳、袁世海等,以及担任东风剧团教师的有陈素真、宋淑云、桑振君、周孝武、苏泽民等。一幅幅照片,保存着一段段珍贵的记忆。
    其中,与剧团关系最密切的当属为剧团命名的郭沫若。上世纪60年代,他把刚刚写出的话剧《武则天》剧本交给东风剧团移植改编成豫剧。《武则天》是郭沫若唯一一部亲自参与创作、多次反复修改、最终审定的戏曲剧本。另一部历史剧《虎符》也根据他原著同名话剧改编。这两部作品给东风剧团带来了较为长期的剧目优势。
    当年年仅十三四岁的胡小凤因台风大气,在豫剧《武则天》、《虎符》中担纲主演。56年过去了,胡小凤已是70岁的老人,朴素淡然,一颦一笑之间,稳重大方的台风隐约可见。说起与郭老的交谈,她仍历历在目:“小朋友胡小凤,希望真像凤凰一样,在万里长空中飞舞。”1960年8月,郭老看望进京演出的东风剧团。胡小凤的脚因烫伤走路不方便,郭老看到后,关切地问:“伤势怎么样?叫我来背你吧。”前辈无私的品质始终激励着她“为老百姓演戏、服务一辈子”。
    胡小凤是当今豫剧北派艺术的代表人物,谈及北派艺术的真谛与成就,她用10个字归纳:“向南学唱腔,向北学表演。”1961年,胡小凤赴陕西西安,在尚小云先生家中一住两个月,学习尚派代表剧目《乾坤福寿镜·失子惊疯》。“正是由于尚先生的谆谆教导,我才初步掌握了尚派艺术的规律和特点,为后来的表演奠定了艺术基础。”胡小凤说。
    东风剧团的发展历史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戏曲改革在“二为”方向、“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等一系列文艺方针政策指引下不断取得成绩。老舍之子舒乙表示,旧社会把艺人当做“下九流”,新中国领导人把学戏的孩子当做“座上客”。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代表了平民百姓,代表了未来。
    郭汉城和王振国相识近30年,为东风剧团史料专著写过序言。他把东风剧团的辉煌归功于两个方面:国家领导人的重视,文化艺术大家的支持。有了这两个方面,东风剧团的专业人才队伍素质才得到提高,涌现出了优秀剧目,观众才会欢迎。
    戏曲“危机”来袭
    辉煌没能一直延续,剧团的命运无法逃离时代变迁与政治风云。几十年来,剧团与当时的“娃娃们”经历了鼎盛后的沉浮。
    “文革”十年,东风剧团被诬蔑为“西风”,遭到批判。与国家领导人、文化艺术大家之间的渊源、联系被隔断,团里很多人被分流下放,不得不改行谋生。胡小凤等虽有幸留在团里,却不能上台演出。当记者问她,韶华岁月艺术青春白白浪费有何感想,胡小凤长叹:“始终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而当时,很多优秀戏曲艺术家受到迫害,这种情势使戏曲在队伍数量上和艺术质量上受到严重折损。
    粉碎“四人帮”后,全国戏曲稍有复苏,热闹了几年。这是由于许多老观众对戏曲的热爱,也得益于如同凤凰再生般的戏曲工作者振兴戏曲的责任心。上世纪80年代,东风剧团二位主演胡小凤、牛淑贤调动以往多年的艺术积累,投入极高的热情,迎来了她们艺术上的巅峰时期。胡小凤扮演的穆桂英、牛淑贤扮演的红娘在戏迷当中叫得很响。1990年左右,她们又分别以《芙蓉女》、《夜叉女》双双斩获中国戏剧梅花奖。
    此时的戏曲舞台,是不愁观众的。
    上世纪90年代以后,戏曲似乎突然丧失了竞争能力,虽然有好戏、好演员,但剧种、剧团、戏校生源、观众无不在减少,重大革新成果陷入困顿,“夕阳论”“自生自灭论”“文化减法”,诸多悲观论调纷纭。形势为何急转直下?戏剧理论家刘厚生这样解释,随着改革开放的闸门渐渐打开,现代影视传媒普及,戏曲陡然间遭遇多个竞争对手,“戏曲原就是有一定封闭性的艺术样式,程式规范性强而活泼快捷性不足,一旦遭遇这些压力,很快就显露出自身内在艺术竞争力不足和培育争取青年观众的竞争力不足。”
    戏曲危机来袭,又受邯郸地、市合并的影响,邯郸市属院团在上世纪90年代末进行了改革。东风剧团、春燕豫剧团两团合并,胡小凤、牛淑贤被调往邯郸市艺术研究所工作,在50岁出头的年纪转向幕后,春燕豫剧团30岁上下的演职员开始成为新东风剧团主力,主演以苗文华、郭英丽等为代表。邯郸学者封红艳对本市戏剧发展情况调查后发现,两团合并后,经过资源的重新配置虽声势壮大,但这种调整没有扭转大势:“不久后,东风剧团演出人员因为种种原因分散,一些感觉在专业上前途不大的演员选择了另谋生路,东风剧团在新剧目的排演数量上不及以前……”在2014年8月河北省艺术研究所对邯郸市十多家县级剧团生存状况的专题调研中,东风剧团凭借市财政的全额拨款,在邯郸市院团中算境况最好的。但受戏曲整体不景气、市场成熟度不高的影响与制约,邯郸的县级剧团陷入不同程度的艰难境地,面临人才长期青黄不接、剧场缺失、排练场破旧等困难。
    东风剧团的“兄弟”邯郸平调落子剧团和老东风剧团毗邻而居,团里很多人来自邯郸戏校平调落子班。平调、落子是流传在邯郸西部的小剧种,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为毛主席、周总理及国庆十周年献礼进京演出中,平调落子团始终与豫剧班同台。几十年来平调落子剧团、东风剧团相互参照,隔不断渊源。该团原团长房志彬也是当年进中南海演出的“娃娃”。他介绍,每年政府差额拨款,团里这些年积极面向市场,但客观难题不少。和上世纪80年代下乡演出广受欢迎不同,“如今随着农村发展,大量青壮劳动力流向城市,只留下老年人,观众年龄越来越窄化、数量减少。”房志彬说。
    演出市场购买力不足,在剧场演出场租贵,这些国有剧团只好退出城市演出市场转向农村,但农村百姓一直没有形成买票看戏的习惯,多为集体包戏,同时也受到了民营剧团的挑战,还有一些“野中介”控制着演出台口,市场亟待规范、整顿。
    戏曲真的日落西山了?像有些人所说的是“落后的、过时的艺术”?
    “不会!”郭汉城多年来一直斩钉截铁地回答,“戏曲艺术能够创造性地继承与发展自身的审美特点,并表现现代生活。”
    在持久而严重的困境中,戏曲界的绝大多数人没有因此气馁,他们努力革新,提高剧目思想、艺术质量,尝试拓宽观众面。苗文华拜豫剧名旦桑振君为师,于2000年荣获梅花奖,排演了桑派代表剧目《桃花庵》、《打金枝》、《投衙》等,《桃花庵》、《打金枝》还被拍摄成了戏曲电影。
    而各种探索、坚守在豫剧的大本营河南同样在进行,且不乏主动“出击者”,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王红丽从国有院团“出走”,创办民营小皇后豫剧团,积极走向市场,赢得了生存空间。
    戏曲危机中小剧种的没落更严重。贾平安担任平调落子剧团团长至今已近20年,他化压力为动力,以“有地位必先有作为”的理念引导员工,谋得当地民营企业家资金支持。他们创排的本土传说题材的《黄粱梦》很有口碑,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大奖,通过和院线签署协议,巡演21个省,至今演出400多场,各地的上座率普遍较高,拓宽了这个小剧种的覆盖面。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正是大批戏曲人在艰难中坚守,换来老戏迷的不离不弃,带来戏曲振兴的希望与力量。居住在邯郸日报社附近的付姓、耿姓两位资深票友,是东风剧团那帮“娃娃”的同龄人,他们对老团的名角、名戏如数家珍,希望新团能更多地进行惠民演出。
    郭汉城用“成就很大,出现失误也很多”来总结戏曲改革。他在《推动戏曲前进的时代步伐》一文中特别提到最近30年:“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金钱,广大戏曲工作者历尽艰难困苦,想尽办法振兴戏曲,进行某些体制改革、争取观众、加强人才培养等工作,这些并非毫无作用,但戏曲危机局势并没有根本扭转。”
    当春乃发生
    历经沧桑的老人、戏曲艺术的坚守者们期待着“甘霖”。幸运的是,他们如今等到了。
    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特别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发表后,文艺工作者包括戏曲人如沐春风。
    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明确了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主要措施,就实施地方戏曲振兴工程、支持剧本创作、推动戏曲进校园等作出具体可操作的规定。文化部狠抓各种措施落实,开展了戏曲剧种普查、扶持戏曲剧本创作等工作,这都为戏曲传承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
    江苏、安徽、辽宁、河北、云南、青海、福建等省区市已出台本地贯彻实施意见。河北省政府办公厅于今年1月发布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实施意见》。
    今年春节前,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市长王会勇到东风剧团和市平调落子剧团慰问,对两个团迁址改善条件、政府购买惠民演出、剧团新进演员以及艺校新招学员财政补贴等一系列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支持意见,并给了两个院团各10万元慰问金。
    邯郸市政府投资十几亿元新建了市文化艺术中心,内设邯郸大剧院。市文广新局正在积极建立公益性演出院线联盟。邯郸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张保堂对戏曲的振兴充满了信心,他表示,有好的剧场加上政府购买服务,观众培养了,剧团又能排新戏。
    记者采访时正逢邯郸市“两会”举行,作为市政协委员的苗文华的参会感受是,戏曲的地位被提得很高。她感慨:“以前赶庙会、唱白事,给‘神鬼’唱戏多,现在是真正为人民演戏。大家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东风剧团现在每年演出200多场,其中送戏下乡演出占2/3,力求“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在记者采访的当日下午,她正好要率团进村演出,这是春节期间邯郸市政府购买、市属文艺院团送戏下乡惠民演出的组成部分。
    有了好的政策环境,不代表一切问题都能自动解决,前途光明,可依然任重道远。
    如何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在内容和形式上提升更高境界?如何加强精品意识,逐渐积累一批既有鲜明民族特色,又有现代审美意识而受广大观众欢迎的新剧目,特别是在现代戏的创作上取得突出成就?如何在戏曲剧目创作、经营管理、市场运作上都培养出更多高、精、尖的人才?
    “戏曲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始终处于不断变革更新的运动之中。”郭汉城提醒传统戏曲的改革发展是十分艰巨复杂的任务:“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燕赵自古多豪情慷慨之士,苗文华、贾平安在“知天命”的年纪,仍有着直挂云帆、乘风破浪的豪情。“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总书记对传统文化的指导思想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创作更多无愧时代优秀作品”的谆谆嘱托,正在化为戏曲人的共同行动。贾平安说:“平调落子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如今面临继承和创新的突出问题。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戏曲,就要在古为今用方面下功夫。”《黄粱梦》打出的就是“魔幻舞台剧”这张牌,既保持唱腔特色,又将魔术、杂技结合为一体。运用现代舞台技术手段,打造更有观赏性的作品已经成为他们进行艺术创新的选择。
    苗文华说,本团排演的剧目既要传承,更要有现实意义,如《桃花庵》突出了家族伦理关系,和当下百姓贴近,很受欢迎。目前,他们打算把邯郸涉县上百位留守老人自发凿石垒堰、开山修路的故事搬上舞台,因为“这是邯郸版的当代愚公移山精神!”在剧团管理上,借鉴现代企业制度的权责明确、科学管理的理念,严格进行成本核算,适应市场竞争需要。新媒体、高科技也派上了用场,在朋友圈售票、将大量唱段传到网上吸引粉丝关注,多渠道传播戏曲。面对河北豫剧的创作力量相对薄弱的情况,苗文华表示,在剧本创作上特别需要得到全国文化界广大名家的支持。
    河南的豫剧同行也不例外,他们主导与各兄弟省、市豫剧院团“合纵连横”,相互学习合作。河南豫剧院还与戏曲APP运营平台展开合作,深度融合,“互联网+戏曲”已经慢慢呈现在大众面前。
    如何培养吸收更多的后继者是剧团普遍面临的极为紧迫的问题。现在,戏曲招生异常困难,即便免费都难以招来,打击乐、器乐演奏员以及衣箱师傅极少。东风剧团现在演员的年龄结构以45岁左右为主。为优化年龄结构,在苗文华积极呼吁下,去年邯郸艺校豫剧班招收40余个十几岁的娃娃,剧团的演员为他们授课,培养传承人,经费来自市财政,每年36万元,连续拨付5年。平调落子剧团早在2010年在企业家支持下委托邯郸艺校代培学生。2014年该班已有学员角逐“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成绩优异,进入专业组全国“十佳”。
    “一年之计在于春”。和东风剧团颇有渊源的郭沫若曾题词:“艰苦朴素,勤学苦练,团结友爱,东风永健。”郭汉城也曾题词:“东风嫋嫋绽新枝。”得益于国家扶持戏曲传承发展的利好政策和社会各界的支持,面对群众对优秀艺术作品的期待,东风剧团定会一路踏歌前行,绽放新枝。
    记者手记
    采访中,通过与多位戏曲人特别是老戏曲工作者的接触,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对戏曲事业的热爱与坚守。
    “我觉得戏曲有希望了,特别想向雒部长汇报这种高兴的心情。”这是百岁老人郭汉城对戏曲的拳拳赤子心。
    “为老百姓演戏”是胡小凤一辈子最大的财富。她拖着病体,仍然渴望广泛地收徒传艺,希望东风剧团年轻一代“真正把艺术学到手,继承东风剧团老一辈优良传统、思想品德,严格要求自己,俯下身子,为人民服务”。
    王振国正积极筹措东风剧团历史展、东风艺术博物馆……
    当年这些“娃娃”,承载着老一辈革命家、文化艺术大家对戏曲的希望与寄托。现在,他们也把希望寄托于年轻一代,把这些老人身上优秀的戏曲基因传承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旧社会的“戏子”变成文艺工作者,戏曲这份民族文化遗产受到重视和发扬,后来却又从舞台艺术上的“霸主”沦为边缘,个中原由,除了多种文艺形式的挤压等外在压力外,戏曲界亦不时泛起“话剧化”“歌剧化”的声音。可贵的是,绝大多数戏曲人坚信民族戏曲仍然有着广阔前景,在古老传统与现代文化结合上着力,戏曲艺术的特色得以发扬。
    在经济社会发展繁荣、民族文化高度自觉自信的当下,国家戏曲扶持政策的及时出台,为戏曲新一轮振兴加油助力。换一个角度讲,戏曲的命运取决于与人民的关系。由此展望戏曲未来发展,戏曲创作既需重视民族性,也要重视开放性和多样性。毕竟,完成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创新性发展”,要结合新的实践和时代、人民的要求进行正确取舍,适应现代观众多元的审美需求。艺术家搞创作必须开拓思维,在演出形式上可以古典或现代;在艺术方法上可以现实或浪漫,达到题材、样式、风格的多样化。唯有如此,戏曲才有生命力。当然,戏曲的主体意识仍要坚持,不能割断传统。
    一如理论家曾谈到的“戏曲现代化是一个复杂、长期的综合工程”。仅以剧团建设为例,就面临健全戏曲人才培养体系的挑战。完善戏曲人才培养结构,需注重各行当、各方面人才培养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只有坚持从历史走向未来,从延续民族文化血脉中开拓前进,我们才能作好今天的事业。”相信在良好发展机遇下,戏曲必将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
    源自:中国文化报

版权所有 © 永利集团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